2022年06月26日 星期日
您的位置 德兴资讯 文化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我的柳湖墉,我的雷溪河

      2022-04-18 21:35:23

      来源:程长根    作者:程长根

      阅读:395

      评论:0

      [摘要] 夜半无眠的时候喜欢回忆,喜欢顺着窗外那一缕月光将思绪打开,闭上眼帘,脑海里悠悠而过的都是小时候生活的情景,人总是念旧的,在那段回忆中,我们还来不及成长,岁月已悠远,一任往事如烟,如今我依然生活在这里,却已是回不去从前。

      夜半无眠的时候喜欢回忆,喜欢顺着窗外那一缕月光将思绪打开,闭上眼帘,脑海里悠悠而过的都是小时候生活的情景,人总是念旧的,在那段回忆中,我们还来不及成长,岁月已悠远,一任往事如烟,如今我依然生活在这里,却已是回不去从前。

      记忆中最深的还是家乡的河,河名雷溪,属乐安河上游。发源于浙江开化的三十里岗,与钱塘江同源,它既没有钱塘江大潮那么的波澜壮阔,也难比西湖那般的淡妆浓抹总相宜。但是它却是家乡新建人的母亲河,这一条河,承载了我多少童年往事,我的欢声、我的笑语都化作那一汪春水,永远的融入这温情的小河里。

      20220418213747.jpg

      沿谷积岭下,便是雷溪河的上游银龙井了,古称银潭,在新建村古代文人笔下,乃新建旧十景之一的银潭胜迹,两山对峙,崖高数丈,崖边还有一座龙王庙,河面水波如镜,柔如少女,是一处寻幽探秘,泛舟垂钓的好去处。往下,有一个拦水坝,右边有一条水渠,水流平缓,引流到水电站,大坝雄伟壮阔,枯水时走在坝上,可往来于两岸,丰水时节,则是另一番景象,越坝而下的水,犹如千万匹野马奋勇奔腾。猛烈激荡的水势,掀起一股股白浪,并且发出震耳的响声!闭目聆听,让人有种如入深山幽谷,静听从天而降的瀑布之感觉!

      沿着雷溪河一路往下,过上洲畈,到石亭岭下,村庄渐渐近了,一条长长的村道,依山脚下延伸,直通大庙桥,过了大庙桥,从村头亭左拐,便行至柳湖古河墉了,曾经条石铺就,如今已变成平坦的水泥路,宽不到三米,高出两边菜地近2米,距雷溪河水面丈许,从上游盐亭路至光禄祠,我们村志编委会专门测量过,总长有二千二百四十米,沿墉而下有三个桥洞,引村庄中水坑的生活用水汇入雷溪河,河墉边古樟,古榆依水而生,一棵连着一棵,错落有致,多数一人难以合抱,郁郁葱葱,数百年屹立河边,古树成荫,遮天蔽日,连绵数里,让河墉成为阴凉所在,有的如八爪章鱼,几棵相互依附,盘根错节在一起护牢河墉,据家谱记载,这条河墉堤是明成化年间所建,牵头者是家乡一位八旬老人,建造材料全部用几百斤重的黄麻石干砌而成,工程浩大,历时数载,方始完工,又经过几代人的维护,如今,五百多年过去了,墉堤依然坚固如初,为家乡人民挡去水患。一棵棵老树排成一条绿色的风景线,站在墉堤上,抬眼望去,凉风习习,碧波荡漾,鸟儿在枝头鸣唱,松鼠在树间跳跃,墉堤恰如一位慈祥的老者,精心守护着这一方家园。

      20220418213733.png

      古河埇下,河面宽处不足二百米,窄处仅五、六十米,河水多浅滩,清澈见底,沿河而下也有六、七处深潭,最深的潭紧贴一陡峭山崖,叫紫潭,也叫门口潭,下游还有一深潭叫深庵潭,在港排边的水月庵下,它们是大鱼的栖息地。雷溪河靠近村庄这一段上曾经有几座木桥,上游的大庙桥,中游的泗堂桥,还有最下游的武陵桥,后来,建了石拱桥,那些木桥就废弃拆除了,退出了人们的视野,可我的内心深处,依然对这些木板桥情有独钟。

      20220418213738.jpg

      还记得小时候,每到夏天的傍晚,放学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匆匆往河墉的泗堂桥边赶。泗堂桥底是一处浅水滩,早聚了很多人,浣衣洗菜的村妇们蹲在石埠上,闲话着家常。河中洗澡的孩子们在大人们的守护下,相互泼水嬉闹。岸边老树底下坐着纳凉的人们,手里轻摇着蒲扇。夕阳初下,河墉显得那么悠闲,那么迷人,犹如世外桃源。一条镶着铁链的小木桥连着对岸的泗洲亭,暮归的牛群,缓缓蹚过没膝的河水,驮着锄把的老农行走在桥上,沐浴着夕阳的余晖古铜色的脸上镀着一片金黄。那时候,河里的鱼还特别多,只要随便丢点饭粒下去,就会引来成群结队的鱼儿争抢。每天早晚河边的村妇们用竹篮提着新摘的蔬菜到河埠上清洗的时候,河里的鱼儿便蜂拥而上,争先恐后地抢夺着洗落的菜渣。尤其是当有人在水埠上剖鸡宰鸭拔毛清洗时,那弃之河中的鸡肺盲肠和气管食袋等杂物,更成了鱼儿争抢的美食。

      河边滩涂上,是一片片矮灌木,星期天帮家里放牛,牛儿在河中饮浆,我们一班放牛娃就钻进小树林里。有一种喇叭树,立夏前后,刚长出新枝,砍一节手腕般粗细的枝条,用柴刀轻轻旋转斜割出外皮,卷成一头大一头小,形似海螺的小喇叭,再取一寸长铅笔般粗细的嫩枝,踩在脚底滚动,抽去里边的内茎,做成柳哨,插在做好的喇叭上。大家把各自做好的喇叭拿来鼓着腮帮子可劲地吹,比赛谁的声音大。单调而美妙的音响,那带有水灵灵潮气的声音,鸣鸣地连成一片,响在村庄的午后,听起来非常亲切,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得到愉悦和满足。如今,那此起彼伏的声音时常还会在我的脑海萦绕。

      有时还在河边挖个小坑,捡些干枯树枝叶,生一堆火,从生产队的旱地里掰来玉米或者青豆烤着吃,味道香极了。吃完了满嘴乌黑,然后跳到河里洗洗,或者比赛游泳,打水仗,打水漂。有大一点的会在河里的大石头缝里摸出一条鲫鱼或者禾杆鱼,还有螃蟹和小虾米。玩累了,就躺在涨水而冲刷来的沙堆上,又松又软,沙堆上长着很多白茅草,我们会徒手挖出白茅草的根,洗洗嚼着吃,那滋味甜甜的。

      20220418213722.jpg

      有山皆图画,无水不文章。站在河墉上,我不禁思绪万千。雷溪把山水和新建人的生活融合在一起,成就了她的独特之美。如果单说墉堤或河水,平常的雷溪并不出众,她不算浩瀚、不算壮观、不源远流长,也谈不上古韵优雅。她只不过是二个秀丽的小家碧玉,落入中国众多美丽河山中,太平凡了。而塘堤,就是她身上披着的一袭青纱。而把雷溪与墉堤周围的景致一起观赏,立刻觉得这一处山水灵秀飘逸、楚楚动人。

      劝君莫食三月鲫,万千鱼仔腹中依。

      劝君莫打三春鸟,子在巢中嗷嗷啼。

      劝君莫杀春之生,伤母连子悲同意。

      劝君珍爱吾家乡,全体村民齐努力。

      山更青兮树更绿,鱼虾游兮水更碧。

      去年春,好友程益佩到村大庙桥上游去放生甲鱼苗,约我同去,不知不觉想起这几句诗,还记得那天,我们提着装有甲鱼苗的红皮桶,来到了河边。前两日下了雨,河水稍涨并有点浑浊,数百只甲鱼幼苗,比一元硬币大不了多少。我们把桶放平,缓缓地倒入河水中,一只只小甲鱼,伸长脖子争先恐后地游入水中。我们静静地看着,心中暗暗祈祷,但愿这些小家伙都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。如今,国家注重生态环境,家乡的环境愈来愈好了,村里也成立了护渔队,守护着这雷溪河,禁止渔网下河。禁渔能有效保护鱼类和水生生物资源,减少产卵生物群体和幼体的损害,以使水生生物得以休养生息。这几年,雷溪河逐步得到整治,大桥下筑起了一道拦水小坝,湍急的河滩变成了平静的湖面,呈现出人们期待的清澈与灵秀。新修的河埠整齐平坦,方便了村民浣洗。墉堤下还修了步行道,供人们休闲小憩,新建十景中的”柳堤烟笼”依旧。我相信小坝下因挖沙而坑坑洼洼的河道,也将在不远的未来变成一汪柳湖。”钓鲜月窟”再现唐宋时的风韵,千百年流淌不停,秀丽清新的雷溪河,不再只是童年的记忆,也不光在我的梦里停留,它将随家乡人民的生活一样变得越来越美,越来越好,让我们为你加油吧!

      我的柳湖墉,我的雷溪河!(程长根)

      关键词: 文化德兴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

      打赏成功!

      感谢您的支持~

      打赏支持 喜欢就打赏支持一下小编吧~

      打赏金额{{ds_num}}
      打赏最多不超过2000元

      收银台

      订单总价0.00

      剩余支付时间:000000

      手机扫码支付

      使用支付宝、微信扫码支付

      余额(: ¥)
     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,请尽快设置支付密码 去设置
      其他支付方式